【热点关注】每天与艾滋病患者打交道的职业人

  “小韩,我吃了药后血脂有点高,你看有什么办法吗?”11月26日,在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感染科自愿检测室,48岁的艾滋病感染者葛先生匆匆走了进来。

  “来,先坐一下,血脂高还是要加强锻炼,注意饮食……”一见到老葛,自愿检测室的韩栋梁医生立即起身,一边嘱咐一边给他端上一杯热茶。

 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,每到这一天各地都会举办艾滋病知识普及相关活动,提高人们对艾滋病和艾滋病患者的关注度,让更多人知艾防艾。而韩栋梁所在的岗位,一年当中只要是工作日就需要和艾滋病患者打交道。他坚守这个岗位已达6年,“其实艾滋病患者并不可怕,他们更需要关心与呵护。”

  在红丝带家园经开区云岭之花社区的负责人单晓珊的办公桌上,放着两部手机,其中一部连接着市疾控中心座机咨询电话,她每天随时携带在身边。这部手机的通话和聊天记录里,有艾滋病患者对于治疗用药的种种咨询,有患病后的挣扎与迷茫,也有给单晓珊送来的节日问候。

  “我的工作就是给艾滋病患者提供各种咨询服务。”单晓珊说,线上交流只是她工作的一小部分,大多数时候她需要与咨询者面对面交流。

  她说,他们在工作时格外注重病人的隐私保护。“基于这个原因,我们没有建立全市的艾滋病患者交流群,也绝不会在任何病友的朋友圈留下痕迹,点赞或评论都不行。”在这个岗位工作8年,她一直坚持给艾滋病患者提供帮助与全程治疗指导,这让她成为这个特殊群体的朋友,很多人没事就会到她的办公室坐一坐、聊聊天。

  “8年前刚接触这个工作时,心里也有点发怵。在这样的半封闭空间与艾滋病患者面对面交流,有点担心会不会有人因为病情做出过激举动。”单晓珊说,但是真正接触到艾滋病患者后,她心里的顾虑逐渐消失了。

  云南省某医院妇产科主任楚医生说,母婴阻断工作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对孕产妇实行剖宫产。但是,做手术时要接触大量的血液和体液,这些液体中的病毒载体量比较高,易发生职业暴露,即工作过程中意外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的血液、体液污染了皮肤或者黏膜,或者被含有艾滋病病毒的血液、体液污染了的针头及其他锐器刺破皮肤,很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。

  “9月份的一天,我们帮艾滋病人做剖宫产,两个人就发生了职业暴露。当时,孩子取出来后,我们两个医生帮病人缝线。因为手术过程中麻醉的效果不是很好,病人肌肉不是太松弛,加上病人有一些临床反应,操作起来很不方便。另外一个医生拿着针准备穿线,我要把病人做手术的伤口暴露出来,不小心就被针扎到了手,当时戳到手上,一下就感觉痛了,条件反射就缩回来了。”楚医生回忆说。

  “因为病人伤口不及时缝上就会出血过多,又只有两个医生,顾不上考虑其他问题。‘糟了,自己是不是感染了HIV?’那个念头就那么一闪而过,在紧张的手术中,当时的情况我都说不出来。”楚医生说。

  李医生是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妇产科的麻醉师,在一次手术过程中,艾滋病人羊水破裂,喷溅到了临近几个医生身上,更溅了李医生一身。

  “当时眼睛和耳朵上都是羊水,顺着往下流,一直流到鞋里去,防护服湿了,内裤也湿了。事后想起来有点后怕……”李医生说。

  “除了手术时可能造成的血液和羊水飞溅外,术后对病人的照顾,每天仍要接触病人大量的体液。换洗床单、清洗伤口等等,时刻都被含有艾滋病病毒的环境包围着,直到病人出院才松一口气。实际上,只要注意伤口、眼睛及其他一些血液、体液上的感染,就不会感染艾滋病毒。即使不小心发生暴露,也有一套应急措施,最大程度减小医护人员感染艾滋病的机会。”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王娟丽说。

  据了解,医护人员在发生职业暴露时,将被要求尽量在一个小时内服下抗艾滋病病毒的药物,并前往指定地点由艾滋病研究专家进行危险性评估,危险性的级别决定了医护人员继续服药的时间长短。

  据昆明市三院防艾办主任杨吟介绍,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是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三甲传染病综合医院,艾滋病科于1994年收治第一例艾滋病患者,是云南省最早收治艾滋病人的科室,24年来累计住院患者近1万人次,管理抗病毒治疗病人6000余人。作为昆明市艾滋病诊疗技术中心,在完成常规医疗工作的同时,还负责全市17家抗病毒治疗定点医院的技术指导和协调管理工作。

  “艾滋病科和妇产科从2004年到现在发生了30多次职业暴露,但很幸运,在药物控制、科学冲洗等一系列的手段处理之下,没有人被感染。”她说。

  杨吟告诉记者,为了避免职业暴露,尤其给艾滋病患者做手术的时候,会戴两层口罩,一层面罩,防止血液溅到眼睛和脸上。衣服会穿两层,手套也是戴两层,还得戴上防护鞋套。这些衣物不透风,一台手术下来,鞋子里面都是水,手指也都泡得发白,指甲红肿。手术过程中,医护人员精神高度紧张,用默契的配合挽救病患健康。有时候,手术时间漫长,而三五个小时是常有的事。完成手术后,浑身上下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都湿透了,但是手术过程中却全然不觉。

  “给艾滋病病人手术,怕不怕?”当记者问到这样的问题时,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多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,“怎么会不怕,因为随时都有职业暴露的危险啊,我们也有家人,但是我们是医生,在医生的心底,生命最重要。”